《工伤保险条例》情与法冲突:48小时内死去才算工伤?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 由此可能引发人道争议:为了索赔,家属需要在48小时内放弃抢救亲人;为了不赔,企业用呼吸机恶意拖延已脑死亡员工性命。 此类纠纷往往发生在没有签订合同的农民工群体中,法条面临的道德困境,恰恰是劳动者基本权益保障现状的真实折射。

他并不知道,“泪水”只是组织液与血水的混合物,彼时龚廷开的头部其实已开始腐烂。

他更没想到,龚廷开一死,东新建筑公司似乎忘记了“45万-50万元”的承诺。

10月4日晚,龚廷开撒手而去。他单单在重症监护室就躺了整整8天,远远超出48个小时。这也意味着,话语权完全转向企业。

“国家规定的就是对的,我们没有必要去怀疑。是工伤就是工伤,不是工伤就不是工伤。”工地分管后勤的主任胥保严说。他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不承认与家属有过任何承诺。

胥保严喜欢打麻将,他解释建筑公司与龚家的关系:“你手里有三张牌,我现在打放杠了,你不杠,那是你傻。”

这个问题“根本没法讨论”

建筑公司真正放出的“杠”,是8万元人民币的“人道主义”赔偿。

从45万-50万元到8万元,这个落差让龚家难以接受。龚廷开夫妇的兄弟姐妹们从广东各地聚集到深圳,他们坚持说,在没有得到满意的赔偿之前,不能火化。

包工头田炳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听说过其他工地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病人发病46个小时后,家属决定拔掉呼吸机,建筑工地不让拔,最后双方闹到法院。

“他们拔掉呼吸机都没有用!法庭一分钱都不会给!”田炳生激动地说,“如果你认为,放弃治疗不管他了,就可以拿这笔钱,还要摸着心口想一想,自己拿不拿得起?”

胥保严还质疑龚红强为了钱,头七了还不让父亲下葬是“没孝心”。

离开重症监护室后,龚廷开又在深圳市殡仪馆“住”了整整十天。直到10月14日,收到工地11万元的赔款,龚红强才将父亲火化。

11万元的赔偿数额,是经过当地司法局和律师的多次调解下做出的。龚红强说,尽管有许多不满,他也只能接受。

“亲属让我们搞到重症监护室抢救,一天就要几千上万。”田炳生说。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重症监护室每天一般都要耗费八九千元。

但相对于动辄数十万的工伤赔偿,这仍是小数。自《工伤保险条例》出台以来,媒体多次报道企业积极要求用呼吸机维持已脑死亡员工生命的现象。

这类案件往往发生在没签订劳动合同的农民工群体中。由于未购买工伤保险,认定或“视同工伤”后,企业须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龚廷开就没有签劳动合同,这种情况在建筑工人中尤其普遍。胥保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东新建筑公司只和包工头田炳生签订劳动合同,由田炳生自己找的工人,因为建筑工人大多“干不长”。但肖强说,他做建筑行业十几年,从未签过一份劳动合同。

黄乐平从事工伤维权工作已有十几年,在他看来,在48小时的生死攸关之间,用人单位要求尽全力救治病人,绝大部分都是为了逃避工伤赔偿的义务。“工地的这种行为比家庭成员更加恶劣,因为他们把道德风险全部转嫁给弱势的职工家庭。”

蒋月则认为,无论家属还是工地的行为都让人“无法指责”:“工地在做的毕竟是救人的事情,动机很难查明,而家属在法律上有权放弃治疗”。她说,从《工伤保险条例》立法之初,学术界就认为“48小时条款”有问题,但因道德上模糊的界限没有再大范围讨论。

中国劳动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王全兴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他参加的历次关于《工伤保险条例》的研讨会中,学者们没有特别谈到“48小时”条款,因为这个问题“根本没法讨论”。

在他看来,只要法律仍然用时间来作为判定条件,无论改作56小时还是73小时,它所带来的道德困境都无法解除。

而在实务界,反对“48小时条款”的声音一直存在,但没有撬动法律的修改。

2007年3月8日,国务院法制办曾就《工伤保险条例》落实和执行情况召开会议,听取各方意见,黄乐平作为律师代表出席。会上,他反复提到了“48小时”条款带来的伦理困境。

“当时有关直接领导也认为这个很重要,说要交付上级研究讨论。”黄乐平说。但2009年8月国务院关于修改《工伤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出台后,他并没有找到对这一条款的调整。

全国总工会有关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其实当时国务院法制办和人社部都曾将“48小时”条款的修改列入讨论,但相比其他更亟需解决的焦点问题,这一条款在最后关头被放到了修法日程外。“当时他们认为这种情况在实务中发生的概率并不是特别大。”

在王全兴看来,“48小时条款”没有被纳入2009年《工伤保险条例》修改,是因为当时恰逢国内金融危机,立法者考虑到企业在危机中所处的困境,在修法时更倾向于企业利益。黄乐平则认为修法不成的原因很简单:“立法者没有想象到伦理风险会变得那么突出,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实务经验。”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工伤保险司相关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承认,“48小时条款”本身存在问题,但目前不希望在媒体上讨论,“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争议”。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30846000:2018-01-17 01:3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