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阶级性揭秘:贵族英语和贫民英语有啥区别


英语有阶级性 

     英语有阶级性

我们常听人说,英语不仅在英国和美国非常重要,在非英语为母语的国家也非常重要。从现实的角度,我们认为这是因为科技文明主要是以美国为代表;可语言学家认为,英语是最适合于科学研究的语言,因为它的逻辑简单,包容性强和字汇扩张力大。但是,在采访李嘉玉先生时,他介绍了英语的阶级性。让记者大开眼界,转此文共分享。

记者:李老师,我没有听错吧,英语是有阶级性的?

李嘉玉:是的,贵族,中产阶级与没有很好教育的英国人和美国人讲的语言是不一样的。这有点像是汉语所说的语言的文化性。出身不同,修为不一,教育的差别在英语里的反应要比汉语里的区别差距大得多。就汉语而言,由于白话文的产生年代比较晚,中国又经历了没有停止的社会和文化动荡,其实,汉语的阶级性更为复杂。反而是英语的阶级性更为简单,更容易辨识。

记者:您能不能具体地讲讲英语的阶级性?

李嘉玉: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这三张报纸有明确的读者群。他们所使用的语言词汇集合也不近相同。对于在美国受过大学教育的人而言,读后两者时,基本上不会有任何障碍。金融,经济类工作者,比较关注华尔街的术语。阅读《华尔街日报》更为容易。普通中产阶级会阅读《华盛顿邮报》,关心时事。但是,《纽约时报》有些专栏文章用词就要生僻的多。没有一定人文教育背景的人,理解起来还是比较费事的。当然,很多美国普通人是阅读更为容易理解的当地的新闻报纸,甚至不读报纸,听听广播,看看当地电视台,了解社会新闻。相比较而言,英语词汇比较多,所以,不同的阶级会因为生活和工作范畴而习惯使用不同的语言集合。

记者:我还是有些不懂,能够更具体地阐述一下这种现象的来历吗?

李嘉玉:没问题,乐意为你讲解。要想真正理解英语的阶级性,得讲点历史。时间的关系,我就大概地普及一下吧。首先,我可以把现代英语的形成分四个组成部分:原版英语,拉丁语英语,希腊语英语,和科技英语。现在总是两百万的英语词汇,基本上是由这四部分组成,而且数量上是由小到大。原版英语大概有4.5万词汇。这种英语也不是“原住民”,真正的三岛英国人的古英语,而是Anglo-Saxon, 在公元5世纪,从欧洲大陆移民(微博)到岛上,带来和逐渐形成的语言。公元11世纪,讲法语的诺曼底人占领了英吉利岛。结果,以拉丁语为基础的法语扩大了英语的词汇量。例如:同样是表示家,home是原英语,而residence就是来自拉丁语。同理,很多事物,英语有不同的词表示,使用的群体也不一样。平民使用原英语,而在诺曼底人影响下,当时上流社会流行说诺曼底人法语。自然,时间一长,一般人也就不计较词汇的来历了。只是,在不同的教育和宗教背景下,词汇的选择还是有明显的阶级性。

文艺复兴时期,大量希腊语被引进了英语。一个解释是,起初欧洲人为了躲避宗教迫害,流行使用英语来讨论和研究一些深刻的问题。比如:有人说伽利略就是使用英语写科学笔记。语言学家则认为是英语的语法简单,逻辑简单,而且造新词容易。这期间,大量以希腊语为核心的哲学、艺术、科学、技术等领域词汇进入了英语世界。

再后来你也知道了,现在每天都有大量的科技新词汇,例如:The Internet-Thing (物联网), Big-Data (大数据), Graphene (石墨烯);也包括从世界各地引进的新文化,其中也包括汉文化,如:tufu(豆腐),gongfu(功夫),甚至用法 no use (没用) 和 long time no see (好久不见) 据说也来自汉语。那么,你就不难想象,一些严肃的文章为啥使用 useless 而不是 no use 了。

记者:您的这个介绍深入浅出,我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吗?在英国贵族使用的英语中,拉丁词源的会多些。中产阶级会使用大量科技发展所带来的词汇。而没有很好教育和社会地位的普通公民更多的是使用原装英语多些。

李嘉玉:是的,你总结得对。你很难想象一个贵族拿起电话说:“This is Dr. Smith’s home.”你也很难想象一个住陋室的人会说:“It’s Jodan’s residence.”英语语言词汇的选择,表述方法的选择,揭示了一个人的社会阶层。

记者:在美国人人都说,教育改变人生。教育对于一个人的收入和社会地位有很大的影响。那么,是不是美国教育也是分层次的,尤其是人文教育的,常青藤的学生就不会使用no use?

李嘉玉:的确是这样,英语中有大量比较轻松,丰富多彩多元文化。从不同移民,和不同社会地位中吸取不同的表述习惯,形成具有阶级特色的语言风格。例如:在美国黑人,墨西哥人使用的语言中具有非常鲜明的群体特征词汇。这些语言,一般不会严肃地使用在美国顶级私立学校。例如:哈佛,耶鲁等。当然,玩笑时什么都可以。但在,学术论文写作上,他们更倾向于使用拉丁词源词汇。而科技专业为主的州立大学,更多的是使用科技语言。而这些学校的学生是中产阶级的主力。他们的语言倾向更多地受他们的教育影响。

同样,你也可以想象一个没有好好读高中,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黑人,他们使用的词汇也只有限定在电视、广播、和日常词汇中。

记者:就英语的阶级性,您对国内学习英语的学生有什么建议吗?

李嘉玉:这有点不好表述,我没有鼓励我们的学生去装贵族。但是,我们的大多数学生现在所学的英语的确算是非常低级的英语。很多大学毕业生的英语连美国初中生的水平都不如。这不是学生的错,这是老师的错,教育的错。

我一再强调,国内必须弱化考试英语。必须通过大量阅读和研讨经典,像美国私立学校的孩子一样掌握不同阶级的语言。我设计4D英语,帮助国内的学生学习真正的英语,其的目的并非是让我们的学生掌握一些贵族语言去装门面,而是让我们的学生掌握英语中的精髓。英语中的高级词汇,那些带给英国人罗马文明的拉丁词源词汇和带给欧洲文艺复兴的希腊词源词汇,孕育了现代西方文明。通过大量的人文阅读,和深入的研讨,才能掌握这些词汇;才算得上懂得英语思维和批判性思维。至少,中国文化的崛起,需要大批精神上掌握英语贵族语言的“贵族”。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30846000:2017-06-26 20:17:09